楚地烟雪

呵呵

来来来新鲜出炉的截屏(눈_눈)
@某人黑粉
@标准咸鱼一只

把玛丽苏系列果断删除向咸鱼谢罪

|・ω・`)

去好友向颜喵喵谢罪

|・ω・`)

(这里的谢罪是因为我用了题材,那弱智是怎么被说成我小号的,我就很纳闷)


遗镇拾遗结局!(张嘴,大糖块)

大大大大大的糖

(江湖AU结局,由于这个AU中途被顶掉了,今天直接把事先码好结局发上,古风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可甜了,张嘴接着

————————————————

杰裘的结局

(此处主语杰克)勉强撑着地,摇晃着半站了起来,摸着面前红发人的脸颊——“别哭了,你看……我……咳……好好的……”

“呼啊……老子没哭……”

“好,没哭。”

指尖擦过嘴唇上鲜血勾勒出笑靥,一滴温热的晶莹顺手背流下。

世间万万千千已不重要,身后恩恩怨怨皆是尘泥。

“今天,就当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哈?你……疯了……”

“我,欠你的大喜。”

这一颜血妆,作胭脂。

这一袭赤红,作喜袍。

天地充作宾客,世间,你我,足矣。

“孽债!执迷不悟!放箭!放箭!”

百万箭镞破风而来,刹那间,淹没那两人殷红。

————————————————

摄殓的结局

(此处主语约瑟夫)

你好昙花,我都帮你养的很好,每次开花,我都找碎金宣纸描了。

你好洁净,我帮你把居室料理一尘不染,每个角落不曾遗漏。

你好安静,我……

我便埋你于山间,无人扰你。

我有了不老容颜,也保了一世平安。

可在世下,保不了你,

从此万笔描画淡墨身影只一人。

————————————————

欺诈的结局

(此处有对话,主语自己找)

“嘿。”

昏昏沉沉的抬起头来,见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一对蓝金的眼睛。

“你被逮了?”

“所谓什么正派为了消灭其他旁门支派做的事,他们可不会说是逮。”

“……”

“我没有多长时间了,明日正午。”

“……”

“我知道很唐突。”

“……”

“你真的从来没注意过我吗。”

“从我对你每一个眼神。”

“每一句话。”

“你没有吗?没有吗?”

对面的眼睛暗了暗。

“……”

此后,没有回应。

【我觉得这个是最刀的嘛】

————————————————

占巫的结局

(此私设伊莱没未婚妻)

“你说,你独身多年,为何不寻个姑娘,何苦呢……”

“多谢叔长好意,多年前有一旧相好,如今依旧难释怀,便不再奢求。”

“那可否告我是谁家闺秀如此贤良非凡,令念念不忘。”

“非谁,少时所见,届时世风沉沦,旧人不意卷入派别争斗间,遭不料,如今已阴阳相隔”

“啊……我非有意叨扰。”

“无事,不必劳心。”

昨日仍依偎作鸳鸳戏水,今日,只堪以旧事故人相称。

@一只颜喵喵_赶稿条漫中 糖好吃吗∠( ᐛ 」∠)_


我我我!

啊啊啊啊啊!!!

一发车!

就!

一股聊斋味儿!

啊啊啊啊全删掉重写啊啊啊啊!


http://diwurengegualeiwenqiang.lofter.com/post/1fd03ff4_12d6b9b5f

@一只颜喵喵_赶稿条漫中

一起杀智障


一起来编皮肤系列啊|・ω・`)

微博上的话题……

我在lof第一次当吃螃蟹的人|・ω・`)

【毒水镇】

这里寸草不生,是难以生存之地狱——谁想到曾经它的平和。


杰克【刨腹人】

在这剧毒的水边,让女士们免受更多痛苦而平静死亡的真正的绅士。

(西服紫色有蓝色可转动眼睛点缀,大触面具但是眼中有蓝光)

裘克【不渝者】

他只想拼死守护自己心仪的身影——但是似乎那位小姐在绅士的诱惑下自投罗网

(火箭紫蓝配色,衣服有血迹破裂,且替换为紫色,更改火箭冲刺特效为紫蓝色火焰)

裘克【随身物品:铃兰】

它无情的毒素反而让它像不可接近的心上人一样美好又若即若离。


摄像师【死尸画家】

这死尸中有他最爱的美,用画笔丝毫不失真的记录下来吧。

(衣服紫罗兰色且纹样金色,长刀有蓝色火焰)

入殓师【收尸人】

他们远比活着时静谧优雅。

(衣服紫罗兰色且箱子变为纯黑,棺材会有蓝色火焰腾升)


园丁【荒芜管理】

哦,不用给医院除草了,我的医生,因为此处已经寸草不生。

(替换紫色,工具箱拆除的椅子有蓝色火焰)

医生【驱毒医生】

这毒素如此顽固——我没有办法,或者是,不想有办法。

(替换紫色,增加治疗特效)


完犊子了
我的约姥爷
我的奈布
我的红蝶
你们要被玛丽苏祸害了

今日之前(第五人格末世pa)

1月13日

晴 少见的晴天

日记作者:奈布.萨贝达

在安吉拉雨林里我们已经呆了五天了,每天都暴雨不止,感染者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很罕见,但相应的,更可怕的鬼东西多了起来,昨天Tom被一只已经腐烂到露出头骨的感染鹰吃了。

帝国发来电报说那种能配制抗体疫苗的植物在安吉拉雨林绝种了,要我速速返回,可我没有退路了,子弹快要用完了,我只能拼死一搏。


奈布合上了日记。

枪里面还有五颗子弹,前四颗用完了的话,最后一颗自尽。

“呼……呼嚇……”

一头感染狼猛然扑出,毛色已经看不大致,双眼森绿森绿,口中不断有白沫淌出。

“砰!砰!”

两枪击中头部却如同无用功,感染生物对热兵器的抗性不知什么时候进化了。

奈布别了枪,转身翻上狼背,抽出军刀,猛刺几刀:虽然这是一头首尾将近两米的巨狼,把它杀死,对一位佣兵不是难事,可眼下自己受伤了……

正在这时,感染狼一翻身,又把奈布压制住,军刀飞了出去,眼看着血盆大口就要咬断咽喉。

这时,军刀突然被一双手捡起,感染狼猝不及防一脚被踢开一米开外,随即那人一刀捅入腹部,肠子花花绿绿流了一地。

奈布勉强支撑起来,看清楚那人后,双眼蓦然瞪大


短小的我啊……大家猜猜是谁杀的狼|・ω・`)


虽然知道你是我的黑子跟我聊到一半不见是去开仅自己可见骂我

但我还是装傻吧


生贺

1.12

Sivia.Ovenra,400岁生日(去年说过设定399岁,过了生日就是整岁当然要隆重啊)

(原创)

生日含义:一年中第一个不幸之日前夕

——————分割——————

贺词:

世间的居心叵测永远是最优秀的巫毒师都触之不及的最猛烈无形的毒药,然而总有人热切冀望着那一丛白蔷在风雨雷电中不曾零落。

人物配曲作词(每个第五人物我之后都写一遍)
请结合《安娜的橱窗》禁锢至拥抱句
无尽轮回于阴暗的夹角
心口未曾结痂
触及冰冷正如同囚牢
深潭中祈祷